“父皇已经召姝婳去弹琴了,你说好不好?”阿锦冷冷地道。

幺幺吓得手里瓜子都掉了:“什么?”

父皇会听别的女人弹琴?

事实上,萧铁策确实听了,但是是强忍着听完的。

在他听来,和弹棉花没什么区别,尤其他是被迫听的。

“真的假的?”幺幺腾地一声站起来,“要是真的,我就得回去了。”

哪里来的不要脸的小妖精,还敢勾、引自己父皇?

母后战斗力不够,还有她呢!挠花小妖精的脸!

自从她自己有了金戈之后,对于这种破坏别人幸福的小妖精,有了更深的仇恨,简直恨不得挠花天下间所有介入别人幸福的小妖精的脸。

“我来就是让你一起回宫的,我们去会会那个姝婳。”

幺幺一听吵架就来劲,杀气腾腾地道:“好!”

姐妹两人一起回到了宫中,听说姝婳还在紫宸宫弹琴,一起赶往紫宸宫。

阿锦还好,幺幺根本不用人通报,直接闯了进去,对着正在弹琴的姝婳,上去就是几个耳光。

阿锦也不遑多让,直接把琴桌给掀了,一时之间,混乱一片。

姝婳捂着脸大哭着往萧铁策身边逃跑,幺幺:“你给本宫站住!怎么,本宫堂堂四公主,说话不好用吗?本宫让你站住!”

萧铁策站起身来:“够了!你们这般闹,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皇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