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寻香站在旁边听着,冷笑一声。

恐怕,现在就算是你来了也没有用吧。

这是宋寻香在心中对陆凉莞的冷嘲,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说出来。

毕竟,在警察的眼中,自己是个受害者。

调查完这件事的张警官很快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他看起来好像跟陆凉莞是认识的,对他很是客气。

“陆总,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,这把刀,的确伤害过宋小姐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一个密封的塑料袋子,袋子上面是一把匕首,上面化验出来的,还有宋寻香的血液。

不过,并没有从中化验出赵馨予或者那个外国男人的指纹。

他们两个倒是精的很,知道宋寻香可能会因此报警,为了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,他们当时是戴了手套的,现在手套放在包里,也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他们对宋寻香动了手。

而之前宋寻香放在家里的那个监控,刚好又因为前段时间抓了那个来偷录像带的人之后没开。

事情就是这么碰巧。

现在碰上赵馨予,倒是一点指证的证据都没有了。

现在,这证据摆在眼前,虽然不能直接证明赵馨予的错,却也能叫人猜疑到她身上来了。

赵馨予却是可怜巴巴地抱着陆凉莞狡辩。

“真的不管我们的是事,我们根本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。这匕首从哪里来的,为什么会划伤她,我一点都不知情……”

赵馨予含着眼泪,“莞哥哥,你相信我。”

见状,宋寻香忍不住在心底翻了无数个白眼。

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

到底就算是,只要会哭就赢了呗?

呵呵,不就是会哭么?谁不会啊。

宋寻香撅着嘴巴,看起来十分委屈的样子。

“难不成,你总不能怪我自己拿把刀割自己的脖子吧?我虽然的确是气愤,但也不至于为了一个赵馨予伤害我自己啊。”

不知道陆凉莞信不信宋寻香这副委屈的样子,反正张警官是相信了。

“陆总,按着目前的情况,赵小姐的确有嫌疑。”

“入室抢劫的话,怎么判刑?”

张警官深深看了宋寻香一眼,又看了看边上的陆凉莞。

“至少,三年,不过,因为没有造成任何伤害,加上,也没有直接证据,只需要罚款就好了。”

陆凉莞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他直接就掏出银行卡,递给了张警官。

很显然,对于陆凉莞来说,只要用钱能解决的事情,从来都不算是事情。

宋寻香努了努嘴,“警官,就这么算了吗?我的身心可是受到了很大的损害啊。”

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就算这张警官跟陆凉莞认识,只要宋寻香出声,张警官总归不能放任不管的。

张警官见状,朝着宋寻香点了点头,随即又看向了赵馨予。

“赵小姐,鉴于这次的事情,您的确对宋小姐造成了轻微的身体伤害和轻微的心理损伤,您不仅要道歉,写保证书,甚至,还要进行赔偿。”

赵馨予抿唇。

很显然,她是不愿意的。

可是眼下这种情况,很显然,根本就由不得自己不愿意。

实在没了办法,她只好在陆凉莞的目光注视下,硬着头皮走到了宋寻香面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