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,陈思雨还是那么犀利。

陆凉莞也没有想到,陈思雨这般挖苦自己,宋寻香竟然还笑的出来。

于是,他略显幽怨地朝着宋寻香看了一眼。

这个时候,陈思雨忽然上手,碰了一下他的胳膊。

陆凉莞下意识地躲开。

陈思雨努了努嘴。

“手臂部分到底还是粗了一点。”

陆凉莞有些尴尬地抬眼,看了眼前布置好的会场,伸手指了指。

“我先入座了。”

等着陆凉莞离开之后,陈思雨那一本正经的脸终于有了变化。

“你和陆凉莞到底怎么一回事啊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“我可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大小姐,我也是看新闻,偶尔也看看八卦杂志的。你和陆凉莞的事情,现在整个南城怕是没有人不知道吧?”

宋寻香有些尴尬地呵呵笑了两声。

她准备离开。

可陈思雨直接一个伸手,将她给抓了回来。

“别躲,你老实告诉我,陆凉莞对你是不是不好?”

就是因为知道陆凉莞和赵馨予的绯闻,她才对陆凉莞的印象不是很好。

刚刚在门口的时候,她故意说他们是“朋友”,双方竟然也都没有否认,而且,之间的气氛很是微妙。

陈思雨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对劲。

宋寻香见状,只是努了努嘴。

“好不好都那样,我跟他都准备离婚了。”

“离婚?”

陈思雨吓了一跳,紧接着,气愤地握紧了拳头,并且咬牙切齿。

“这男人,把我好好的一颗白菜就这样拱了,现在说离婚就离婚,还闹出了个大肚子的第三者?!”

这话简直就像是在宋寻香的伤口上撒盐。

她垂下眼眸,显然不想再继续和陈思雨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了。

“好了思雨,不要说了,我不想再提起这些事。”

看来,宋寻香当真是心累。

陈思雨到底也心疼,但是总归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拍着她的手背,宽慰。

“好啦,不管怎么样,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以后,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尽管找我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宋寻香扯了扯嘴角。

很快,她回到了陆凉莞身边坐下。

而陈思雨也帮着拍卖事宜了。

宋寻香本来就对什么古董和名画不感兴趣,拍卖会上,她根本就没怎么注意,一个晃神的功夫,忽然听见陈思雨拿着话筒在叫价。

“陆先生,这可是陆夫人最喜欢的森林绿光图哦,您要是拍卖回去,挂在卧室,我想,您和陆夫人的感情肯定会更上一层楼。”

宋寻香愣了一下,看了陆凉莞一眼。

却见陆凉莞坚定不移地举起了牌子。

陈思雨笑得格外灿烂。

“好,七千万。”

七千万?

真是疯了!

那什么绿光图,根本就是小的时候她和陈思雨一时兴起的作品,根本就上不了什么台面。

现在被陈思雨给吹了一波,反而变成了无比珍贵的东西!

而且,陈思雨这波操作,分明是逼着陆凉莞一定要拍下这幅画。

眼看着周围的几个人在陈思雨的眼神示意之下不断加价,宋寻香伸了伸手,实在有些忍不住了。

可是手才到半空中,她突然停下了。

这是陆凉莞的钱,她为什么要心疼?

陆凉莞伤害了她那么多,丢一点钱怎么了?

于是,她便放下了手。

最后,陆凉莞以一亿的价格拿下了这幅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