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明是自己不想跟宋寻香继续过下去,才离婚的。

怎么到了这儿,倒好像宋寻香嫌弃他了似的?

他一个堂堂陆氏总裁,多少人做梦都想爬上床的钻石王老五,被宋寻香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看不上?

真是笑话!

不过,因为老爷子此时就坐在宋寻香边上,他也不好上前多说什么。

他当做没听见,黑着一张脸直接就上了楼。

老爷子察觉,但是,也没有做声。

陆凉莞就算过来坐在边上,也只是添堵罢了。

于是,他故意测过身子朝着宋寻香看过去。

“寻香啊,你看现在,这天色都晚了。你一个女孩子,自己回去也不太安全,这附近也很少有车,不如,你就在这里歇一个晚上再回去吧?”

老宅这里算是别墅区了,环境清幽,所以,周边也没什么人。

到了晚上,还是减少外出。

何况她还没有车。

虽然有些为难,但是看老爷子如此诚恳,她到底还是点了点头。

老爷子果然很是高兴。

不过,他又是想起什么似的,有些抱歉地说道:“别的房间还没有打扫出来,今天晚上,你得继续和凉莞睡原来那个房间了。”

宋寻香下意识地朝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。

以前她和陆凉莞来老宅的时候,为了瞒过老爷子的眼睛,都是睡一个房间的。

只不过,躺在床上,却好像隔着十万八千里一般,没有交流。

当然了,更多的时候,她基本上都是一个人睡的。

因为陆凉莞事务繁忙。

若不是因为这次知道了赵馨予的存在,她恐怕还不知道,原来陆凉莞平时有那么多的时间。

她尴尬地看了看楼上房间的方向,“要不,我今晚还是睡沙发吧。”

“那可不行,今天晚上,你必须睡房间。不然,我良心不安。”

老爷子故意夸张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。

宋寻香当然明白老爷子的意思。

可不就是想撮合她和陆凉莞么?

俗话说,夫妻之间,床头吵架床尾和。

只要今天晚上呆在同一个房间,也许,会能够破冰。

面对老爷子那样灼热的目光,宋寻香实在没了办法,只好答应。

晚上,她洗完澡之后,便进了房间。

陆凉莞一直低着头在看手机,不知道跟谁聊天,眼睛一直就没有从屏幕上挪开过。

等到宋寻香背着他偷偷吃了两颗今天胡晓交给她的药,他才反应过来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嗯?”

宋寻香被陆凉莞这么冷不丁的一声传来,吓了一跳,手里的药片就掉落了下去。

陆凉莞看到一个棕色的瓶子掉落下来。

他微微拧眉。

“你在吃什么药?”

紧接着,他发现宋寻香的神色有些慌张。

“我和你已经离婚,我想,你应该没有权力管那么多。”宋寻香显然不想坦白。

陆凉莞却的确干涉不得。

“离婚”这个词,现在好像成了捆住陆凉莞手脚的绳索。

他管不了宋寻香的事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