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的阴雨天,宋寻香一个人从医院出来。

她手里抓着一张报告单,脸上神色迷茫甚至呆滞。

脑癌晚期,她很久就要死了。

想了很久,一直到回家,她也没想明白,为什么呢?

作为医生,她生活一直是非常养生的,但是看着满天的大雨。

她实在熬不住了,苍白瘦弱的女人一个人对着大雨,喝了一整瓶的红酒。

到半夜,那个不爱回家的男人才迟迟归来。

“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?”

冷漠矜贵的男人穿着非常工整的黑色西装,鬼斧神工的脸上是她看了六年的厌恶神情。

年少相识,她十八岁嫁给他,如今结婚六年,他依旧不喜欢她。

宋寻香叹息一声,“陆凉莞,这么多年,养条狗都熟了,你对我真是十年如一日。”

说完她笑了下,自嘲意味浓重,想起医生说她只能活三个月的话。

她决定放手一搏。

陆凉莞斜靠在楼梯扶手上,整个人显得修长挺拔,暖黄色的灯光将将驱散一些他身上的冷肃气息。

这个男人是陆家首席执行官,九岁被家族定为下一任继承人。

十六岁开始创造属于他的商业帝国,他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。

当年陆家失火,陆凉莞父亲身亡,母亲重伤成为植物人,整个家族一时间风声鹤唳。

她真的太喜欢他了,所以求着父亲帮他,少女思春,当时满眼都是那个少年郎。

他跟她求婚,只一句话,她嫁了。

当时以为的幸福开始,没想到是丧偶式婚姻的前奏。

宋寻香几步走过去,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一手搭在扶手上,将他困在自己与楼梯之间。

“我已经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娶我,但是,从现在开始,你必须做到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事。”

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。

陆凉莞向后靠着,手肘搭在身后的扶手上,带着微不可查的讥诮看着她。

“什么是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事?嗯?你教教我。”

宋寻香一把拽住他的领带,迫使他低下头来,或许真的是酒壮怂人胆。

这样的事,之前打死她都不敢的。

“吻我,爱我。”

男人眉头一挑,手臂揽住她细软的腰肢,低头在她耳边呢喃。

“这么着急?”

他轻笑一声,随即一把推开她,脸上没有半天情绪,对着跌倒的宋寻香冷淡开口。

“同一个玩具玩久了,没兴趣,你自己解决吧。”

宋寻香跌倒几个台阶,跪坐在地上,那个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一如之前的日日夜夜的折辱她。

“宋家大小姐,这么浪荡不满,难道要我找人帮你吗?”

当初结婚陆老爷子给了宋寻香陆家15%的股份,宋寻香知道,这是陆凉莞这么多年不离婚的原因。

膝盖疼痛,她忍着站起来,让自己不过于狼狈,她低头微微闭上双眼,下了决定。

“陆凉莞,三个月,你把我陪高兴了,股份我给你。”

男人神色不太好看,这说的他好像是出来卖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