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尖酸刻薄的声音传进来,简直就像是一把刀子。

怎么听都不舒服。

宋寻香顺着声音望去,一下子就看到了宋佳。

她急忙推开了林越。

因为有外人在场,林越也才猛地反应过来,恢复了一点理智,微微送来了拽着宋寻香的手,站直了身子。

看着两人的模样,宋佳忍不住冷笑一声。

“干嘛啊?继续,刚刚那个样子,就挺好的。”

她笑得讽刺。

作为陆凉莞的姨妈,宋佳一直都是以长辈身份自居。

不过宋寻香知道,嫁进陆家这么多年,宋佳一直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家里人过。

对她,从来都是颐指气使。

她表面上的服从,让宋佳很是不满。

现在,可算是逮着一个机会好好羞辱她了。

宋寻香感觉很是难堪。

她面色发青地看着林越。

“你走吧。”

林越回头,沉重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了好一会儿。

可是,看着宋寻香那副认真的样子,林越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微微咬牙,转身想走。

宋佳挡住了门。

“你要去哪里?林医生,这捉奸现场,你丢下宋寻香就这么走了,恐怕不怎么道义吧?”

“你嘴巴放干净点!”

林越忍不住想动手。

他简直无法想象,有这样的丈夫,还有接二连三的麻烦不断找上门来,宋寻香到底是在一种怎样水深火热的情况下生活的!

宋佳似乎察觉到了林越的怒意,更加挑衅起来。

“怎么?林医生恼羞成怒了?想动手?”

反正,这里是医院,她不相信林越真的敢动手。

到时候,闹大了,一起到了警局,林越的职业生涯就彻底毁了。

一个医学界备受关注的学问渊博的冉冉新星,就这样坠落的话,肯定会引起惊涛巨浪。

孰轻孰重,林越不可能不在心里掂量。

所以,林越只是捏进了拳头,咬牙切齿,却迟迟没有一点动作。

宋寻香一下子看出了林越尴尬的境地。

“林越,你走吧,以后,再也不要来了。”

“寻香……”

“走吧!”宋寻香的语气沉重了几分。

林越知道,他继续呆在这里,除了给宋寻香难堪之外,什么也做不了。

这是他们陆家的事情,他的身份,也的确尴尬,不好插手。

再怎么担心,也不能搅和。

于是,林越深深看了宋寻香一眼之后,便迈步出去了。

房间里只剩下宋佳和宋寻香两个人。

宋佳轻笑着走上前。

“你还挺会保护自己的奸夫的,知道自己瞒不住,先让他走了?可你难道不知道,医院,是有监控的么?”

虽然病房内没有,但是走廊外面有。

只要稍微调查一下,就知道是什么人进入了病房。

加上她这个目击证人的供词,基本上就可以定下宋寻香的罪了。

可是,宋寻香却只是坐在原地,目光冰冷地看着她。

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”

“你的意思,是我污蔑你了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